河寝是三尺啊

愿你阅尽平生,喜乐自在

【花城】【天官赐福】 万圣(上)

万圣节到啦!
来一发万圣节的小甜饼ovo不怂花最好了
学业繁忙,力不从心,质量超级差请见谅QAQ
OOC我的,人物秀秀的,祝食用愉快嘻嘻嘻

谢怜端坐在步辇内,侧头,看了一眼身边的花城。
是秋,鬼市的地理位置上有些偏南,正是乍寒还暖的节气,前几日还是萧萧秋风紧,而今又是艳阳三月天的温度,虽说已是秋夜,却感不到一丁点儿的冷意,身边旁的鬼同自己凑得很近,白玉似的下巴贴在了自己的肩胛骨上,轻合着双眼,眉宇修长,睫毛墨如点漆,散开的长发柔顺的蹭着自己的颈项,有点痒。
其实花城实在是算不得重,就这么靠着,倒像是一块凉玉附在了肩头,成不了负担,只是谢怜保持这般模样保持了整整一个多时辰,恐惊了他,动也不曾动,身子骨都要僵了,他思索着怎样小小的动那么一下,换个让自己舒服些的姿势,却忽见些迷蒙的红光自步辇外软软的透了进来,不禁皱了皱眉。
秋夜如水,哪里来的这般的光?
谢怜伸出手,拨开了步辇的纱帐,方一撩开,就见一团小鬼火瞅着撩开的一个缝隙一溜烟的奔了进来,速度太快,险些砸到了谢怜脸上,谢怜方想出手,拦下看个究竟,就见自己身侧的花城干净利落的出手,手自身后松松的揽住谢怜的肩,抵住了那团突进来的鬼火。
花城皱了皱眉,嗓音还是初醒的低哑,道:“哥哥见谅,这些东西没见过世面,想来是扑错了人。”
“哦?”谢怜见他语气似是熟识,便也放了心,弯了弯嘴角:“看来三郎倒是同这些相熟的紧。”
花城虚虚的合上手,那团碧盈盈的鬼火亲昵的蹭着他的指尖打着转儿,居然有几分可爱,可惜花城向来没有欣赏可爱之物的闲心,他轻轻的啧了一声,一只银蝶自虚空翩翩凝出化形,强行引着那团鬼火出了车。
“谈不上相熟,同我相熟的,也只有哥哥一人罢了。”花城就着方才的姿势,将手拢的紧了些,又懒散的贴近了谢怜的脖子,吐了一息,略凉的吐息软软的拂过了他的耳垂,些许的战栗后,蒙上了些粉色,花城似是不满,又吻了吻他的下巴和唇角,凉意的吻渡红了谢怜的面色,他才极细舒舒服服的枕回去,补充道:“只是蛮夷之地的鬼种罢了。”
谢怜被撩拨的僵硬,腾出手推了一下他,压低声说了句:“别闹,”才接着方才的话题继续了下去:“蛮夷之地的鬼种?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哥哥应当是不知道的,西方的鬼种,多多少少有些复杂,都是些不成气候的,”花城语调微微一转,压住谢怜的手,自指尖亲吻上去,笑意漫漫然:“同我们这里的百鬼夜行一样,那边的鬼种们也要挑一日回阳间,见见自己过世的亲友吓唬孩子之类,挺无聊的,他们把这日子,叫万圣节,幽魂向来居无定所,南境又与西地接壤,所以总会有些不识路的飘到这里……”
正说着,谢怜看步辇内的红光更盛,花城在这般的光下俊美非凡,指尖都泛着微微的麻意,一时怔然,随意问道:“哦……那不就是我们的中元节,这么说,是可以回到阳世的了……三郎可有什么想见的人?”
话已出口,谢怜才发觉自己说的逻辑不通,花城的绝境鬼王,三界通行,想见什么人根本犯不着等着万圣节中元节去见,一时有些羞窘,花城这厢停了手,认认真真的看着他,隐约绯光温和笑意:“有啊。”
“我想见你。”花城淡淡的开口:“不论是初见,还是日后身死,还是如今,我想见的人,只有你,哥哥。”
这个尾音咬的旖旎又轻柔,谢怜面上烧了一片:“是,而今我也只有你一个信徒了。”
自然不只是信徒,若是单纯的‘信’,能负担的起如此的重量,那这个世界都太过浅薄了,他守着,念着,如此多的年岁,八百多年的混沌时光,只是为了这个人而活着。
空气静默,其实谢怜只是随口打趣,没想到花城分外认真的点点头:“嗯,无论发生了什么,我都信仰你,我的神灵。”
目光深邃,近乎虔诚。
谢怜侧身,迎着花城的目光,吻了上去。

——“你道是师无渡帮亲不帮理,三郎又是如何?”
——“我只帮你。”

开车还是不开,这是一个问题
特别想写万圣节小南瓜车还有穿着小巫女袍子的师青玄和吸血鬼花城XDDD
明天早上更下P wwww
Pang友们,万圣节快乐

评论(17)

热度(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