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寝是三尺啊

愿你阅尽平生,喜乐自在

【水风骨科】东流水 R18

太太从此之后我就是你的剑锋所指指哪打哪都有我!疯狂打call!呜呜呜呜太好吃了,简直福音

An利:

*与河寝太太的py交易   @河寝是三尺啊
*一辆车,全文见评论外链
*控制欲强烈水x被保护过度风
*平行世界AU


夜深酒寒,庭有梧桐,满耳秋声潇潇丽丽,落叶随水,逝于东。


师无渡拈住一片拂面而来的红枫,两指夹住,闭目抛在风里。飘飘悠悠不知将往何处。他无意探寻,目光并不随它去。一对凌厉锋锐的眉深深簇起,压了眸,冷眼瞧了满园的缤纷颜色一会,推门入房。


浅色纱幔层层叠叠,他不厌其烦地挑开了,最终见到里面不分明的人影,师无渡心中微微一暖,拇指中指绞了一团丝料,放软了声音,磁沉声线燎开空气中一点燥热,“青玄?”


无人应答他。榻上的人阖着一双亮盈盈的眼睛,酒樽倾倒在桌边,师无渡瞥了一眼地上四个黑黝黝的酒坛,猜到他是醉得深了。


应当的,今日是他及冠礼成,尽兴些罢了。


师无渡坐到床头,拢起一簇冷滑的墨丝,凑到唇上,一沾即分。师青玄似乎被这一束跌下的长发惊醒,朦胧的黑眸对上他的,低哑地唤了一声,“哥。”


激得那明俊青年耳尖发热。


好像还嫌不够一样,师青玄抓住他的手腕把他拉下来,额头抵着他的额头,鼻息黏在他的颊侧,和着心跳一起,恶意地撩拨他。


酒是他放的。而师青玄绝不是认出了他,不过是醉呓罢了。


“哥。”师青玄抱住他的手臂,一条腿跨坐到他身上,头顺势埋在颈窝处,酒气缭绕着,又叫一声,“哥哥。”


忍无可忍。


师无渡向来都觉得,弟弟应当是属于他的。
———这应当是骨血交织的情意。


应当有这么一个极剔透的人放在心底,他可以在俗世中一身污秽不堪,唯独这个人一身皎洁的白色,众生浊流之中,这样,倘若他回头,便一眼就能望见了。


白玉细雕的长命锁,被一把题了“水”字的乌木扇牢牢覆在了洒金绢下。

评论(4)

热度(6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