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寝是三尺啊

愿你阅尽平生,喜乐自在

【黑风】【天官赐福】请接123后食用,小甜饼


这个脑洞是123章节后码的,然后我看了更新,就很难受了,但是开了坑还是想发出来看看吧,嗯,虽然我真的喜欢死师无渡了
微妙的世界观,将军黑水X黑手状元风师,羞耻的脑洞
一个奇怪的脑洞,大概就是黑水在科举被水师使了小绊子,错失状元之位,名落孙山后被征兵成了将军后凯旋,早知内幕后扮作普通少爷接近风师,朝廷上又因黑水功高震主,风师上谏夺其兵权,与怜怜交谈发现自己怼的是黑水后的故事
是一发安心的小甜饼……祝食用愉快
OOC我的,人物秀秀的


师青玄朦朦胧胧的睁开眼睛,烛火远远的隔着一层挑花的床帐,晕出一豆暖暖的橘,他裹着被子翻了个身,夜色如水,正是个酣睡的好时节,可是骤醒后,忽然就没了睡意,火光略略一跳,师青玄睁着眼睛发了会儿呆,还是坐起了身,这一起身不要紧,他忽然发现自己的床帐前站了一个人!也不知站了多久,似乎正隔着那层薄纱打量着他!
师青玄吓得魂飞魄散,刚想张开嘴嗷嚎一嗓子,那人早有预料似的,一双白净修长的手自外面探了进来,动作熟练强硬的捂住了他的嘴,师青玄唔唔唔了好几声也没叫出来,那人一手捂住他的嘴,使了几分力将他按到软褥里,另一手撩开了床帐,见到来人,师青玄明显松了口气,也不准备叫了,那人松开了手,见师青玄拿上薄衫披了起来:“明兄。”
这一出口,并没有人答应,气氛一时有些冷,帐外沁凉的空气透了进来,师青玄打了个寒颤,登时全清醒了,他又哆嗦起来,不自觉的裹了裹被子,贺玄一身黑衣,神色似笑非笑,他挑了挑眉:“嗯?”
“贺将军。”
此声一出口,贺玄眉目里沾血的戾气好像都重了起来,他见着师青玄的动作,也没有发表什么意见,撩起衣摆,直接坐到了他的卧榻之上。
“看来,师大人,是都晓得了。”
贺玄以为他怕冷,顺手合上了床帐,一小片天地里,光暧昧不清,师青玄看不到他的神色,只觉得莫名的恐惧,他点点头,墨色的额发遮盖了半边脸颊,师青玄抖了抖:“贺将军……是我不对……我明日便去撤了谏言……”
“哦,”贺玄点了点头,神色淡漠:“还有呢?”
师青玄彻底慌了,他看着贺玄,那么熟悉的一张脸,却又是全然不同的神色和气息,他张了张口:“我明日便去辞官……”
“你便觉得,你只欠我这些么?”
“我……明兄,不对,贺将军,你要什么,我还……我都还……”
“还?”贺玄似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他揪着师青玄的下巴,强迫他抬起眼看自己,冷笑如一柄寒光的刀:“你还?师青玄,不知道你可以用什么还!你享着我的状元之位,领着俸禄优渥,不知饥渴何物,你受着我的状元府邸,左右逢源夜夜笙箫,我呢?”
贺玄好像忽然安定了下来,只是手上的力道愈发的重了,师青玄白皙的下巴上一片红痕,他轻慢的用指尖抚摩过师青玄柔软的唇角:“我莫名入狱,莫名发配,莫名被当做死士——一将成万骨枯,踏错了便是悬崖万丈,我受着行军饥寒,看着自己在意的人各个赴死,铁血刀伤,人间地狱——你觉得,你凭什么还?”
师青玄呆愣的看着他,脑子已经是转不过来了,贺玄见着他呆若木鸡的样子,忽然凑的极近,瞳子敛了烛火的光辉,像是要把人吸进去,是一片荒凉无垠的夜色,是大漠黄沙里席卷的风:“你说,我花了这么多心思,费劲了千辛万苦,才得到这些,而你,于此,唾手可得,我刀尖舔血,几次身受重伤,可是我知道,我不能死,纵然受尽折辱,我也不能死,你知道为什么么?”
师青玄已经有些慌了,他拼命的后退,一路抵到了最后的床板上,贺玄不急不慢的逼近,带着磨牙吮血的笑意:“因为我要回到这里,毁了你啊。”
说罢,贺玄欺身而上,径直咬住了师青玄的嘴唇,师青玄瞪大眼睛,身上轻薄的亵衣便被扒了下来。
———————————————————————————————————————若是当真如此,就好了。

评论(9)

热度(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