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寝是三尺啊

愿你阅尽平生,喜乐自在

[水风]悔

ooc预警,我不能一个人难受,对不住,缓不过来
过了今天,就过去吧
下次写个小甜饼

吾名师无渡,师家之子,天命优渥,所历颇多,心狠手辣,冤孽缠身。
良人多早夭,恶人长千岁。
这是我自年少起,便晓得的道理。
师家长子,教养严苛,言谈为礼,先生授谈判之道,武生授杀伐之业,表还是一张人皮,里早已兽心,他人言师家势落,父亲无为——
那我便替他。
天之骄子,凌云之言,受过的折辱,必当一一奉还。
我自然知道,我立仇甚多,可是知晓又如何,蚕食迁就,偷天换月,一路折杀,生在官宦之家,担着长子的重担,纵然是无边的风月,也被打磨的只剩戾气,师家,钟鸣鼎食,自古而兴,自然不可败坏在我的手里。
剑,是用来屠人的,权,是用来清道的,水文天下,航商同行,水路是我的天下,若是我付出了同旁人相比万千倍的努力,那我自然受的万千倍的回报,师家掌握了水道,便是掌握了财路。
我知晓,于是我也这么做了,我在海路设过埋,在通途设过障,我屠过满门,不留孩童之命,斩草不留根,我做了如此多的恶事,商场上也渐渐有了风卷残云之势,手上沾的血愈来愈多,敛积的财富同如此,商场是个没有硝烟的战场,一不留神,便死无葬身之地。
人生同然。
我在池边洗净染血的手,屋内传来了先生的叹息,而后是孩童吃吃的笑,他推开门,见了我,兴致高昂的直接冲了过来。
“哥哥!”
“嗯。”
他是我的胞弟,血中血,骨中骨,不知世态炎凉,不明人心险恶,只是一袭乖巧顺遂的模样,言笑晏晏,我未见过比他还要不开化的愚人,也未见过如此明朗的心境,他是一抔光,一捧雪,一个娇弱不堪又纯净好看的瓷胚——生在师家这样的墨水池子里,若是要他同我一般,必当痛苦万分。
那么便不让他同我一般,就好了。。
师家家财千万,供的起一个富贵闲人,看不惯血腥杀戮,便不去就是了,喜人间繁华,便恣意游赏就是了,精致物什,稀罕物件,你喜欢,搜罗来便是了。
我有滔天权势,万贯家财,通天门路,能护的你一生荣华,万世富贵。
正是重振衰颓之家的时候,父母去世了。
这不是什么大事,旁族不容,记下,日后再算,瓜分财产,分了,日后还可取,我带着弟弟上山修行,只是他还不到弱冠之岁,便寄养在山下人家,那日,我切磋忘了时辰,弟弟与我送饭,又被白话真仙缠上了。
我还记得那一次,年少的弟弟满身是血,哆哆嗦嗦,他哭着叫我哥哥,百般依赖,信任托付,世间,只有我同他相依为命。
是我害了他。
弟弟年岁渐长,我便愈发忧心,若是——
没有若是了,我飞升了。
一夜得道,悟得天机,便是飞升,当真是天大的好事,人得成仙,便可堪透命格气数,我阅尽人间,终于找到了,这么一个人。
贺玄?
生辰相合,命格上好,是可以飞升的机缘之命——
——若是飞升了,那我便还能护着。
千载难逢。
他自然不会不得善终,他是我弟弟,世人多苦楚,不能让我弟弟受着。
心?
我没有心,善念良知也没有,我不把自己的命当命,也不把他人的命当命,世人皆狗彘,我可以受尽凌辱,他不能。
半腔热血,一袭柔情,尽付于此。
我在一日,便护着你一日,若是我不在了……
神官要怎么辱你呢?失了法力,知晓了命格,便是一个废人,万千功德散尽,也没有一个朋友。
往后的岁月,不得过。
——做了这么多错事,悔么?
——悔?若是我悔了,我便不是师无渡,若是我悔了半分,便没有这个师无渡!

可是,哥哥,我只是想和你在一起啊……

评论(15)

热度(3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