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寝是三尺啊

愿你阅尽平生,喜乐自在

【花怜】【天官赐福】戒光(七)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还记得这个小连载么!平平淡淡的过度章节啦
强行加入了一个角色,沉迷黑水✖️风师
隐隐约约模模糊糊,假戏真做,总是觉得,黑水真的把风师当朋友吧,最好的朋友
就算利用的毫不手软TAT

谢怜端端正正的坐在等待席上,时针方才过九,离十点整开始的面试还有约莫一小时的样子,等候面试区的大厅里却已经挤满了人,却并没有喧闹的七嘴八舌,前来应聘的人和瑰释的员工动作都相当的轻巧,像是早已熟识这里的规矩,显然是有备而来,他们领了坐席和号数后就安静的等着,像是一群没有好奇心的木偶娃娃,应当是从各种渠道晓得了花城的消息,前来搏一搏秘书这种近身的位子,谢怜侧了侧头,坐在自己身边的都是女生,从二十出头的少女到接近年长五六的御姐,尽态极妍,仔细的看看……
好像并没有男生来应聘?
也是,毕竟没有多少男人会把‘同花城亲密接触的机会’真的当成一次机会。
身后传来各式各样女式香水的气息,座位似乎是离得有些近,谢怜不大适应,觉得头有些发晕,便趁着时间还有些,起了身,想出去透气,他顺着表示的引路牌走到了厕所,方才推开门,就看到一个长相颇为妖娆的女子对镜梳妆,穿着一袭白色的长裙,无修无饰,她看着呆愣在厕所门口的谢怜,惯性的对着镜子,抛了个媚眼。
谢怜“啪”的一声,合上了门。
糊涂了糊涂了,为何会走进女厕……
谢怜抬起头,又仔细的看了标识,确定是男厕所无疑,而后又拉开了门。
白裙女子依旧对镜梳妆,见谢怜又推门进来,她施施然的转了个身,开口:“谢队,刚才怎么了?”
女子声音分外娇弱,酥软的紧,谢怜无缘无故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只能细细的打量了一下这位女子的身材,方才冲击太大了没有注意,虽说这位女子脸是美的,可是身材还是太过清瘦,骨架较起一般的女人也大了些,谢怜轻咳一声,试探性的问道:“师青玄?”
“诶诶,是我是我,”见谢怜认出了自己,师青玄也没有再演,他用了平常的嗓子,颇为感叹似的从随身的小皮包里拿出了修容笔,继续在脸上涂涂抹抹:“灵文让我来接应你的,我想着自己其实还挺有名的,总不能暴露了身份,这下怎么样,是不是两全其美?”
谢怜左眼跳了跳,他按住自己的额头,应到:“是,是很好。”
师青玄说他有名,是真的有名,他是师家二公子,师家家大业大,世代祖产,在这个不算小的城市里也可以称得上汲汲有名,在网络发展略快,谢怜都已经跟不上的现代,师青玄就更是无人不晓——先不说师家大小公子两弃商从警闹出来的沸沸扬扬,光是一个红包几百万的阔绰,便足以让他挂上半个热搜,迷妹不少,老婆粉甚多,警察做的风生水起,如果说他真的直接出现,难保不会被花城手下的人发现,一旦身份泄露,若是引起了集团内的注意,加大了排查的力度,卧底就更凶些,只是……
灵文居然派青玄给他搭档,看来对于形势估算的很是凶险。
“谢队长看起来精神不太好,是昨晚没睡好么?”师青玄补完了妆,也不着急,打量了一番谢怜:“是不是很紧张?”
谢怜腾的一下想到了今晨的光景,不自觉的移开了目光:“没有的,没有的,灵文安排的还算周全,面试的内容也大体知晓了几分,只是,倘若我没有成功入职,又当如何?今日面试的人,似乎也不少。”
“好像是的,”师青玄煞有介事的点点头,不知从哪里抽出来了一把小团扇,配着一身白色长裙居然也不突兀,他笑道:“谢队长放心,也不用太着急,如果你可以进,当然是最好,如果不能,我们也有别的办法,简历是经过海选的,秘书职位也不是一个……啊虽然花城身边的只有一个,能进去就是好的,从面试人数和岗位对比来说,只要谢队长你不发挥失常,我还是很相信你的。”
谢怜点点头,师青玄虽然看起来单纯了些,但是顶头上那个当处长的哥哥倒不是闹着玩的,手段自然有几分,自己按部就班就好,眼见时间差不多了,便走出了厕所,瑰释集团虽说是挂着集团的名字,办公处却不同于一般的写字楼,装饰以木石山鸟为主,自带一分潇洒古意,轻易的便让人生出好感,待他回到面试的大厅,自己原来的位子似乎是已经被占了,谢怜寻思着自己要不要再寻个位子出来,却见几个胸牌上挂着瑰释集团字样的工作人员抬着沙发走了出来,他们将沙发搬的离等待的人群远了些,又向谢怜走了过来。
“?”
“人数比预计的多,椅子暂时不够用,就将就着坐一下沙发,”为首的那个人略有几分面熟,谢怜皱着眉,一时间却想不起究竟是谁,只见他擦了擦汗,看着谢怜手上的号码牌:“面试三号……谢怜,对吧?”
谢怜不明所以,他垂首,看了一眼手中的号码牌,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标识,于是向后退了一步,道:“不必了,我站着就是。”
气氛一时有几分尴尬,谢怜站着,他们也避讳似的不敢坐,于是出现了五个人围着一个沙发的尴尬情景,师青玄那边脖子都要伸到这儿来了,索性正好到了十点,正式的面试厅大门洞开,为首的人着一身玄色长袍,不温不火的翻开了手上的花名册,一点墨色含在眼里,沉沉斐如点漆:“一号。”
师青玄提着裙子,微微颔首,走了进去

评论(4)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