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寝是三尺啊

愿你阅尽平生,喜乐自在

【花怜】【天官赐福】戒光(六)


人物秀秀哒,ooc我的,祝食用愉快
谢怜见他语气笃定的很,也只是摇了摇头,忍不住出言调笑:“这么笃定,难不成瑰释集团,是三郎的?”
青年笑了笑,又靠了回去,没有再回答,结束了这个微妙的话题,谢怜感到青年的呼吸软软的顿在耳边,再一低头,只见到一片合上了的眼睑,睫毛极长,如一片黑色的鸦羽,随着呼吸微微的颤动着,暖色的灯光给睫毛渡上了一层迷离的金砂,也显得肩头的人面白如玉,俊美的不可方物,谢怜静默的在小板凳上坐了许久,撑着头对着那几页文件发呆。
看样子,三郎也应是极不容易的罢,孤身一人流落在外,也是有自己的辛苦,只是如此,就睡熟了,但是这个姿势的话……若是自己妄动,会不会把他惊醒呢?
谢怜又低了低头,青年熟睡的样子实在是沉静,教人一时移不开眼睛,总觉得破坏了这样一幅睡颜,也是唐突,于是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罢了,就这样吧,等他醒了再说。
应当也不会睡多久。
谢怜如此,打定了主意,将茶几又推的远了些,好让青年的腿不被束着,自己则撑着桌角闭上了眼睛,权当小憩了。
时钟滴答,窗帘未卷,秋意微凉的风透着水汽,卷了进来,梧桐落叶和着不远处山林撩拨的涛声,织成一个细细密密的网,这是谢怜从未体验过的景致,安定,若是几日前有人叫谢怜同一个方才认识一天的人共处一室,他是绝对不会应的,可是如今当真这么做了,却觉得也没有什么。
总有人,初见便如旧时,他带着昏昏聩聩的旧日时光,扑面而来就是年少的意气,像是活在了自己的弱冠之岁,他抱着剑,星光山巅,林涛漫漫,白衣翩翩。
谢怜这么想着,居然也就这么睡着了,模模糊糊中好像有人抱着自己,指尖划过鬓角和眉睫,那人的动作眷恋又温柔,轻柔软绒的触感,是一场贪欢的好梦。
一夜好眠。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是天光大亮。
谢怜习惯性的揉了揉眼睛,蓝色的窗帘已经合上,只是一层的布帘,并不是十分遮光,晨曦在屋内洒下了些微的胧光,他动了动身子,忽然觉得床有些狭窄,自己的身后,贴着一具温暖的身体,同在一副被窝下,他打了一个机灵,腰间沉甸甸的,是一只手从身后搂住了自己,冷香亦是从身后丝丝缕缕的传递了过来,初醒的朦胧一扫而空,谢怜下意识的翻了个身,正对上了青年贴的极近的,含笑的眼睛。
谢怜“嗖”的一下,坐了起来。
被子顺着他的动作,划开了大半,秋日清晨凉意初透,青年抬手,将被子向上拉了拉,裹住谢怜,全然散落的长发铺在枕边,他褪去了红色的外袍,只剩了一件白色的单衣,上襟的系带似乎一开始就没有系全,经过一夜辗转,已然全部散开,露出了大片白玉似的胸膛和形状优美的锁骨,谢怜呆呆的往上瞧着,青年伸手,拢了拢自己的头发,眉眼间尽是晨起时的慵懒模样,眸子随着笑意勾起,是一派滟潋的水泽,那种蛊惑般的俊美在此刻骤长,压的人喘不过气来,谢怜几乎是在一瞬间心跳加速,被他环着的腰像是被触电了,心底一阵酥麻,好一段时间都回不过神来,看起来呆呆的,青年也不避讳,就这样散着衣服,笑道:“哥哥,早上好。”
青年的声音的初醒的低哑,含混的哥哥和拖长的尾音也是撩人的,谢怜已经无暇顾及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青年是什么时候醒又是什么时候把自己弄上床的,脑子很热,要降降温,于是他顺手替尚还躺着的青年掖了掖被子,逃也似的下了床。
……等等,不就是和一个男人一起躺了一夜么……我在害羞个什么劲儿。
谢怜往自己的脸上泼了点冷水,而后才发现自己居然穿着睡衣。
秋冬款,毛茸茸的小熊。
谢怜忽然有些讨厌自己把睡衣叠好放在床头的习惯了。
“哥哥生气了?”
青年整好衣服,便来到了隔间,看着谢怜对着自己的睡衣发愣,似是极为抱歉:“昨日太兴奋,本只是想小憩,醒来后却发现在哥哥的肩上睡着了……当时夜已是深了,三郎想着吵醒了哥哥不好,便自作主张的替哥哥换了睡衣,哥哥莫要生气……”
“没有,”谢怜见着青年垂下眼帘,忽然觉得是自己的不是了:“换睡衣睡是会舒服些的,还是要多谢三郎了。”
“哥哥不生气了?”青年还是垂着眸,发带未束,居然翘起了几根呆毛,谢怜叹了口气,无奈的沾了些水,抬手将呆毛压了下去,青年乖顺的任他动作,等谢怜整好后,才巴巴的望着他:“我还同哥哥一起睡了……”
谢怜轻咳一声,自觉这个动作太过亲昵,赶紧拉开了距离:“无妨……”
“那我今日,还可以住在这里么?”
“不回家真的没关系么?”
“我已是二十多啦,家里本也没什么亲族,若是哥哥不弃,想来帮衬做些家务也是可以的,”青年微微皱眉:“若是何时嫌弃了,告诉三郎便是……”
“没有没有,”谢怜一时没了法子,只能记下青年的样貌看看有没有家属报警,叫灵文查查:“不会的。”
三言两语,二人一同洗漱完毕,谢怜去配了把新钥匙,交给了青年,现在一穷二白,也当真没什么好贪图,谢怜在馒头店买下了最后一个早餐馒头,分了青年半个,而后有些歉意的赶上了头班的汽车。
去面试的地方,真的很远。
一路上行色匆匆,头班大多是贩卖新鲜水果蔬菜的农人,青年穿着赤色的衫子,长身玉立,低头,咬了一口那个馒头,谢怜透过车窗,忽然觉得自己心口堵得慌。
换个工作?
兴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评论(8)

热度(84)